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老牧童(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03300379/ 2019年1月10日 “美容致死” 1月3日下午,一名女生在贵州整形口腔美容外科医院做隆鼻手术时死亡。 1月7日凌晨,贵阳市云岩区卫计委通报了“19岁女孩隆鼻意外死亡”事件。通报显示,法医已完成尸检取样,尸检和医疗损害鉴定工作正在同步进行中,是否存在医疗损害、院方过错等问题也在调查中。 受“隆鼻手术患者死亡”事件影响,1月7日,母公司利美康发布紧急停盘公告,自1月7日起停牌,最晚恢复时间为2019年4月6日。 当事人术前的照片 一个隆鼻手术引发的死亡,悲剧的背后,大家都很关心在手术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梳理媒体的报道,可以大致还原事情的发生发展过程。 夏某某,19岁,2019年1月3日来到利美康医院,实施“隆鼻术,鼻延长、双侧耳软骨鼻尖综合塑形”术。 当天下午1点小夏被推进手术室,她的母亲一直在手术室外等候。期间,她数次询问女儿的状况,甚至直接拉住从手术室出来的戴口罩的医生,但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答复,直到七个小时后,当晚八点,她才突然被告知,女儿在整形手术中发生意外,被送往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等这位母亲赶到仅隔着一条街、步行只需5分钟的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时,医生说,“去见死者最后一面吧,我们已经尽力了。” 几个小时,一个准备变美的鲜活的小姑娘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这样的突然“逆转”让人无法接受。 事后,涉事医院称,小夏手术后出现“恶性高热”症状,疑似麻醉并发症。 就这样,一个认为自己鼻子需要再完美的女孩子,因为一次“微整形手术”,整个人生被毁灭了。 医美的风险究竟有多高呢? 理论上,医疗美容属于医疗范畴,所有的医疗行为都有风险。 比如,打玻尿酸最常见的事故,打进血管里,造成血管堵塞、组织坏死甚至失明。割双眼皮的一个副作用是干眼症,有的没割好,还会导致闭不上眼。抽脂手术听起来毫无风险,但如果术前检查不严格,遇到身体有基础疾病的求美者,会导致手术诱发心脑血管疾病。 请注意,以上所说都是理论上的可能性,这就如同术前告知一样,所有可能的风险都必须写在上面,即便是很小的一个创伤性检查也是如此,但不意味着风险就会发生,甚至是极低概率的,不过,还是必须写出来,告知。 综合来看,目前正规医学美容机构的那些较为成熟的方案,风险并非高发,否则这个行业也不会飞得那么快。 那这个个案究竟有哪些值得关注的要点呢? 首先,对风险的忽视。急于招揽生意,无视手术可能面临的风险,在手术前,院方是大包大揽:“这种微整形手术是没有风险的”,只求拿下这个“单子”。 其次,侵犯患者及家属的知情权。当危险爆发时,女孩的母亲已经觉察出异样时,院方还在搪塞敷衍,甚至就连私自转院抢救,都没有告诉家人真实情况。 从涉事医院提供的“大抢救记录”看,小夏在下午5点24分做完隆鼻手术,5点30分后开始抢救,在其“妈妈多次上楼询问”,甚至直接拉住询问从手术室出来的戴口罩的医生的情况下,医生仍坚称“麻醉劲儿还没过,正在恢复”。 患者病情凶险、面临是否要转院或何时转院等决定生死的重大选择时,家属当然有权知道这些信息,并参与选择抢救方式。 第三,严重违规。《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第13条明确规定,需要实施手术,或者开展临床试验等存在一定危险性、可能产生不良后果的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在患者处于昏迷等无法自主作出决定的状态或者病情不宜向患者说明等情形下,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执业医师法》第26条也规定,医师应当如实向患者或者其家属介绍病情。 记得《急诊科大夫》里有这样的情节,两位大夫在手术台上出现分歧,一个保守安全但要截肢,一个激进保肢但风险更大,和家属商议,履行告知义务,让家属做决定,最终家属采纳了看起来风险更大的王珞丹的建议。 在反观涉事院方当时的做法,不仅严重违规,也有悖人伦道德。 利美康整形医院在事后声明中,居然表示要“坚决打击医闹”。 谁闹了吗??连女孩究竟是怎么死的,调查结论还没出来,哪来的“医闹”?是心虚预警吗?这些都有待进一步调查揭开真相。 从这个个案,我们有必要关注这个行业。 医美不长的发展史上,是有几个标志性事件的。 奥美定,还记得吗?奥美定是从乌克兰传入国内的一种通过注射进行丰胸的液态材料,由于不用像假体丰胸那样需要做切开手术,因而一推向市场就获得广大求美者的追捧,在当时形成一股风潮,一些人赚得盘满钵满。 但该产品的副作用在注射后两三年内大规模爆发,引起乳房发炎、感染、胸部变形,给众多注射隆胸的女性带来一生的痛苦。而引起如此严重后果的奥美定,居然是一款经过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合法产品。 另一个著名重大事故是2010年,超女王贝在面部削骨手术后的意外死亡。 但是,这些事件都没有妨碍医美的迅速的崛起。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已经超越巴西,成为全球第二大医美市场,美国位居第一。 根据《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显示,当前中国有近2000万的医美消费群体,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已超2200亿元,同比增速27.57%,而且目前全国的医美机构有11550家,仅在2018年就新增了3313家;在过去三年中,中国医美市场平均年增速达到31.83%,处于爆发期。未来5年,中国医美市场平均年增速预计达到25.67%。 行业的迅速发展,也使得资本不断涌进。 此次涉事的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贵州整形口腔美容外科医院),隶属于新三板公司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利美康也被称为新三板“隆胸第一股”。 公开数据显示,2001年至2017年,中国医美行业共发生287起并购事件,总并购金额696.8亿人民币,平均每笔并购金额耗资2.43亿人民币。也有华东医药、双鹭药业等多家上市公司涉及医美行业。 但火爆的背后,也伴随着许多惨痛的教训。 此前利美康旗下多家子公司也因“虚假广告、违规诊疗”等受到处罚。而利美康医疗事故并不是孤例。媒体报道过很多令人不寒而栗的行径,比如,没有医学背景,仅在鸡腿练习过注射,三五天速成后就敢往人脸上打玻尿酸,美甲师纹瞳线致人眼睛失明等等…… 《2017年医美黑皮书》更是显示了这个行业的另一面。 全国正规医美诊所只有9500多家,而黑医美诊所是前者的6倍,约有60000家,它们往往规模小、隐蔽性强,常隐身于生活美容店、住宅区与酒店中。黑诊所的手术量是正规机构的2.5倍,非法执业者是合规执业者的9倍,有15万人之多。 而每年黑诊所约发生4万起医疗事故,手术感染、疤痕严重等问题屡见不鲜。 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数据,国内市场上销售的玻尿酸和肉毒素类产品70%是假货和水货。 目前绝大多数整形美容机构都属于非公性质,医护人员缺乏严格的审查认证,造成一些重大的医疗风险,无证行医、跨专业行医、非法行医、广告虚夸等现象大量存在。 白皮书和黑皮书,就是医美行业的两张脸,天使和魔鬼共生。 为什么会如此鲜明呢? 这就需要搞清楚一个基本概念,医疗美容到底是生意还是医疗? 黑皮书告诉我们,绝大多数人把它当做生意在做。但很多业内的专家则表示,医疗美容的本质是医疗。 显然,生意的背后追求,那就是利润最大化,而医疗则视安全、健康为第一目标。 如何面对一位花季女孩的突然离世呢?告慰她最好的办法,我想不外乎查明事实真相,并将个案作为撬动整个行业反思、整顿、规范的契机,让更多人避免这样的悲剧重演,才是对追求美丽的最好回应吧?

20young

收集最硬核变美知识、做最完善的医美科普

相关文章

Comment list

发表评论